• <strong id="8eiwe"></strong>
  • <optgroup id="8eiwe"><button id="8eiwe"></button></optgroup>

    杭州晶鼎知識產權代理有限公司

    NEWS新聞

    最近正在折騰...
    Recently is to do ...

    知識產權:價值鏈分工時代產業升級的核心

    UPTATED:2018/08/29 | 分類:行業動態

    在全球價值鏈分工時代,知識產權對于產業競爭力的重要性尤為突出。“微笑曲線”眾所周知。憑借商標、專利等形式的知識產權,發達國家跨國公司往往得以占據上游的高附加值環節。僅靠國內的制度規則并不足以將知識產權轉化成全球價值鏈分工下的貿易利得,采取各種措施要求貿易伙伴提高對知識產權的保護力度,是維護本國企業在外利益的必然要求。歷史上,美國曾對日本、韓國、中國臺灣地區等發起過“ 301 調查”,并在后續的談判中要求對方修改其當地的規則。其實質在于,高度發達的中間品國際貿易,使得構建貿易壁壘或采取自愿出口限制等產業間或產品間分工時代常用的通過影響產品進出口環節平衡貿易利益的政策難以奏效,必須有更加直接的措施來對附加在知識產權之上的利益分配問題產生影響。在這樣的國際經貿環境下,中國要推進制造業轉型升級,實現發展動能轉換,也必須將知識產權放在關鍵位置,同時還應對其規則的設計與實施有更為細致的考慮。
    當前,全球化已經深入到研發環節,產業標準和技術專利成為決定國際競爭話語權和價值鏈利益分配格局的主要方面。典型地,在移動通信領域,中國長期以來都要向國際專利“大咖”支付高額許可費。要突破其技術壟斷,除了利用國際產業標準形成中的投票規則,通過積極拓展國際市場,為本國主導的技術標準爭取更多的支持者以外,還必須積極搶占技術前沿,利用高新技術疊加式發展的特點提升自己的份額。雖然新技術發展需要以舊技術為基礎,仍可能離不開發達國家已經有的專利,但舊技術專利在最終產品中的占比會慢慢減小,發展中國家的技術趕超的機會就來自于不斷上升的新專利份額。在全球技術競爭日益激烈的趨勢下,技術更新換代速度明顯加快,常常是一個技術標準的產業化還在推進,新標準的研發就已經開始。直接瞄準尖端領域,在充分學習吸收現有技術的基礎上,將創新活動融入最前沿領域的國際合作框架之中,形成專利許可交叉授權,“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局面,將更有助于中國在全球化技術創新體系中占據有利地位,從而避免被發達國家邊緣化而長期鎖定價值鏈低端環節。
    要實現上述要求,就必須依據知識產權保護促進創新的作用機制,制定有針對性的規則和措施。知識產權保護創新的要求一旦擴展到國際貿易情境,就涉及國家之間的利益分配問題。例如,在專利平行進口問題上,在知識產權國際交易中處于優勢的國家往往采取禁止態度來幫助企業獲得更大收益,而注重消費者利益的國家則大多允許這一做法來增強國內市場的競爭性。目前,美國就采取了對知識產權人有利的“國內窮竭”理念。其含義是,如果知識產權人或被許可人在美國國外售出一件知識產品并取得了回報,那么在這件產品上的權利也就隨之終結,但在國外銷售的產品不適用這一規則。由此,美國企業可以制止在國外授權銷售的產品被重新進口,從而減少國內市場中的銷售競爭。這樣的規則在美國國內確立了傾向于保護本國知識產權人利益的政策傾向,接下來的要求便是在更多的國家或地區范圍內推廣這一規則。
    基于知識產權與技術發展、國家利益之間的關系考慮,筆者認為,中國應在未來促進國內產業升級與提升國際競爭力的過程中注意以下要求。首先,對于當前已有法律框架下已經可以認定為知識產權侵權的行為,應當及時加以糾正。其次,應當科學評估不同規則對于中國的實際影響及動態變化,并以此為基礎調整、完善知識產權規則體系。需要根據國內產業技術發展的階段特征以及模式創新與運用中出現的新現象、新問題,織好、織牢知識產權保護的法網。第三,積極運用 WTO 多邊貿易爭端解決機制的化解問題。中國應當充分利用 WTO 在專業解決貿易糾紛方面的優勢,爭取在以《與貿易有關的知識產權協定》為主要依據的前提下處理與其他成員國之間知識產權糾紛。第四,發揮競爭政策作用,為企業在知識產權領域營造更加公平的國內和國際競爭環境。與各國競爭執法機構相互配合,共同打擊知識產權濫用行為,能夠避免因專利許可中存在搭售、差別對待等行為而造成的競爭秩序扭曲,幫助本國企業減輕運用國際專利過程中不合理的成本負擔。
    免费无码刺激性A片完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