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trong id="8eiwe"></strong>
  • <optgroup id="8eiwe"><button id="8eiwe"></button></optgroup>

    杭州晶鼎知識產權代理有限公司

    NEWS新聞

    最近正在折騰...
    Recently is to do ...

    拿什么打破專利量多質低尷尬

    UPTATED:2018/12/25 | 分類:行業動態

    最近幾年,全國政協委員、北京海東硬創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程靜在申請商標時發現,起個好名字越來越難,但凡能想到的好詞都已經被注冊,這讓她感到非??鄲?。
    “現在申請商標時動輒就是幾十個幾百個,有些甚至是惡意申請,不少商標因此成為‘沉睡的資產’。該如何盤活這些沉睡的商標?”程靜說出了自己的困惑。
    “您說的這個現象,確實是當前商標管理中面臨的最大問題。下一步,我們將嚴厲打擊囤積和搶注商標的惡意行為。”國家知識產權局商標局副局長崔守東回應說。
    全國政協提案委員會近日走訪國家知識產權局,部分委員、提案者代表與國家知識產權局相關負責同志座談。上述對話的場景,正是此次座談會上的一個片段。
    會上,多位政協委員和提案者代表認為,我國的知識產權保護在取得明顯進步的同時,維權成本高獲賠收益低、應用技術與市場之間存在鴻溝、專利量多質低等問題依然突出。
    “正如委員們所說,我國知識產權保護水平有待提高,對此,不僅要對相關法律規定進行修改,還要在嚴格執法、人才培養等多個環節發力,從而更好地推動知識產權工作的開展。”多位國家知識產權局相關部門的負責人在回應時表達了這樣的觀點。
    專利法有望引入懲罰性賠償制度
    全國政協常委、副秘書長、提案委員會副主任黃榮指出,知識產權侵權案件處在一個易發多發的階段,呈現出舉證難、認證難、周期長、賠償低、效果弱的特點。
    “提請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七次會議審議的專利法修正案草案,解決了處罰力度弱的不足。懲罰性賠償制度的引入,有利于在很大程度上緩解‘兩難一長一低一弱’的問題。”國家知識產權局黨組成員、副局長賀化回應說。
    全國政協常委、提案委員會委員、國家統計局副局長賈楠介紹說,國家統計局每年都會召開多場座談會來聽取企業的意見建議,當下,小企業面臨的主要問題是融資難和融資貴,大企業則呼吁進一步加大知識產權保護力度。
    賈楠認為,在知識產權保護方面,我國目前主要存在“一高一低一長一短”的問題,即維權成本高、侵權賠償低、訴訟周期長、獲益時間短的問題。企業經常是贏了合同,輸了市場。
    “專利侵權訴訟有時候要花上2年到4年的時間,而在耗費了巨大的精力之后,企業最后獲得的賠償有時候只有幾十元,這還不夠打車的成本。這對企業投資研發的信心打擊非常大。因此,加大知識產權保護力度刻不容緩。”賈楠說。
    國家知識產權局保護司司長張志成在回應時介紹說,國家發展改革委、人民銀行、國家知識產權局等38個部門和單位近日聯合簽署了合作備忘錄,決定對知識產權(專利)領域嚴重失信主體開展聯合懲戒。
    張志成認為,這一措施對于知識產權(專利)領域的不良行為具有很強的威懾力,有利于強化知識產權保護,標志著我國知識產權信用體系建設進入落地實施階段。
    “近年來,我們進一步嚴格法律規定。例如,商標法已經引入了懲罰性賠償制度,此次專利法草案也同樣引入了這一制度,并完善了行政執法等內容,為知識產權保護提供了最大的制度保障。此外,我們還積極推動多元共治,建立行政執法與司法保護有機互補、有機銜接的機制,形成知識產權保護的合力。”張志成說。
    應用技術與市場之間有鴻溝
    長期以來,我國科技成果轉化率較低,這一問題成為多位委員關注的焦點。
    “我國的知識產權申請量每年都有著大幅增長,PCT(專利合作條約)專利申請量已經躋身世界前三。我想知道,與美國相比,我們的專利轉化率還有多大差距?”全國政協委員、中國科學院生物物理研究所蛋白質與多肽藥物重點實驗室主任、中國科學院院士閻錫蘊問。
    程靜認為,技術成果轉化才是市場的原動力,然而,我國現在很多的應用技術與市場之間仍然存在鴻溝,如何在應用技術與市場之間形成一個轉化機制,對于成果轉化至關重要,“對此,國家知識產權局對于龐大的發明專利庫、實用新型專利庫、外觀專利庫,在市場轉化上有什么機制和策略?”
    在回應委員們的上述提問時,國家知識產權局運用促進司綜合業務處處長李昶指出,知識產權的運用促進情況通過兩個指標來衡量,即有效發明專利實施率和有效發明專利產業化率。
    國家知識產權局提供的數據顯示,2017年,我國有效發明專利實施率是52.6%,有效發明專利的產業化率是36.2%,歷年數據相對比較穩定。
    據李昶介紹,知識產權運用促進主要圍繞“建機制、建品牌、促產業”開展工作:建立知識產權權益分配的機制,把知識產權所有權、收益權、處置權進行“三權”改革,從權屬角度來激發創新活力;依托國家知識產權運營平臺,與相關知識產權服務機構圍繞產業經營資本,共同推進知識產權產業運用,以此來釋放市場活力;通過知識產權來配置創新資源的作用,引導產業高端發展。
    專利量多質低問題亟待改變
    多位委員在座談會上提出,專利量多質低的問題,亟待改變。
    全國政協委員、提案委員會駐會副主任陳因認為,專利量多質低的現象,與各級政府的引導有一定關系,“一些地方過于重視專利數量,獎勵、補貼資金甚至高于專利申請資金,一定程度上造成了專利數量的虛高,違背了專利申請的初衷。此外,還有一些專門為了申請職稱而申請的專利,質量也很堪憂”。
    “地方政府對專利數量的重視超過了對質量的重視,一些地方政府還把專利數量作為獎勵依據。”全國政協委員、經濟委員會委員、山東省東營市副市長馮藝東同樣注意到了這一問題。
    對于委員們的觀點,賀化非常認可,他在回應時說,經過相應調整,國家知識產權局已經沒有以數量排名的評價,但地方的調整確實還存在一個過程。
    國家知識產權局專利局審查業務管理部部長鄭慧芬回應說,為提高審查質量,他們在2017年修訂了規范申請質量的文件,并建立了“雙監督雙評價”工作機制。
    所謂“雙監督”,指的是內部聘請質量監督員,外部設立公眾投訴平臺和客戶服務中心;而“雙評價”則是指,局內由質量評價員作出評價、提出改進措施,同時委托第三方對局審查工作作出評價。
    “數據顯示,今年投訴平臺上的投訴比去年降低了40%。”鄭慧芬說。
    委員們指出,商標的數量泛濫問題同樣值得關注。
    程靜在工作中發現,有人經常一次就申請幾十個甚至上百個商標,幾乎所有的好詞都已經被占用,究其原因,在于商標申請費太便宜,因此導致閑置商標資源的現象十分突出。
    崔守東介紹說,今年前10月的商標申請量已經達到601萬,申請量增長很快,其中確實存在大量囤積和惡意注冊的問題。
    崔守東在回應時說,商標局始終注重平衡效率和質量的關系,下一步,除了要繼續遏制、打擊囤積和搶注問題,還要加快“撤三”(撤銷連續三年停止使用的注冊商標)的力度和時間。
    76所高校開設知識產權專業
    對于知識產權領域高端人才稀缺的現狀,全國政協委員、四川省知識產權局局長謝商華感到十分苦惱。
    “有一次,我到一個上市公司調研。他們對我說,現在公司產品出口量激增,知識產權方面的糾紛也隨之多了起來,但卻沒有這方面的人才來應對這一問題。雪上加霜的是,除了‘招不來’,‘留不住’的問題同樣突出,由于評價體系不科學,很多人因為工資職稱上不去,紛紛選擇轉行離開。”謝商華說。
    謝商華在講完事例之后指出,知識產權保護不僅僅是行政和司法層面上的保護,而是多方面多環節的保護,在每一個環節都需要相應的人才,知識產權人才的培養非常重要。
    全國政協委員、中國科學院光電研究院院長王宇指出,我國專利申請量已居世界第一,接下來應注重由數量向質量轉化,而這一過程的完成,有賴于知識產權創造者素質的提升。
    “2008年發布的《國家知識產權戰略綱要》提出,要將知識產權教育納入高校學生素質教育體系。這十年來,我國的知識產權教育發展狀況如何?如何通過這種基礎的教育,進一步提升我國科技人員利用知識產權的能力?”王宇提問。
    對此,國家知識產權局人事司副司長岳宗全回應稱,目前,已經有76所高校開設了知識產權本科專業,同時還依托培訓基地培養了近千人的高水平師資隊伍,制定了《全國知識產權教育培訓指導綱要》,指導高校學科體系建設,對高校的知識產權人才培養起到了積極作用。
    國家知識產權局提供的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底,國家知識產權培訓基地的數量增至26家,各培訓基地圍繞知識產權運營、專利質量提升等主題開展培訓,今年共舉辦各類培訓班300余期,培訓3萬人次。
    “今年,局黨組把探索知識產權專業學位建設列入了黨組重點工作,希望以此為突破點,推動高校知識產權人才培養。下一步,將在課題研究基礎上,向相關部委申請增設知識產權職稱系列專業。”岳宗全說。
    今年對提案采納率為85%
    今年是重新組建的國家知識產權局作為承辦單位第一次辦理提案。為了確保辦理質量和效率,國家知識產權局專門制定了《人大建議政協提案辦理工作手冊》,對建議提案交辦程序、建議提案辦理局內分工、建議提案辦理流程和要求等內容作出了細致的說明。
    目前,答復工作已全部按期完成。國家知識產權局副局長廖濤在座談會上介紹說,國家知識產權局辦理的委員提案共63件,對提案完全或基本采納率為85%。
    國家知識產權局局長申長雨認為,全國政協委員的提案有力地推動了知識產權事業發展,有的直接寫入了有關文件和規劃,很多相關文件制定時也充分考慮了委員意見建議。
    例如,國家知識產權局將朱曉進委員提出的《關于加大互聯網知識產權保護力度的提案》作為內部重點提案,邀請中國知識產權研究會理事、專家學者以及全國政協提案辦有關同志開展專題調研,形成調研報告送閱有關部門,對《“互聯網+”知識產權保護工作方案》的出臺起到了促進作用。
    帶隊走訪的全國政協提案委員會副主任支樹平認為,此次走訪為提案者代表和承辦單位搭建了溝通交流平臺,提辦雙方充分互動交流,是通過民主協商凝聚智慧、增進共識的生動體現。
    支樹平指出,提案是發揚社會主義民主的重要載體,提案監督是人民政協民主監督的重要形式,政協走訪提案承接單位很有必要。“通過今天的走訪來看,國家知識產權局對提案辦理非常重視,將提案辦理和貫徹中央關于知識產權工作的決策部署緊密結合,積極吸納提案意見建議,推動解決部門工作的重點難點問題,進一步推動加強了知識產權工作。”
    免费无码刺激性A片完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