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trong id="8eiwe"></strong>
  • <optgroup id="8eiwe"><button id="8eiwe"></button></optgroup>

    杭州晶鼎知識產權代理有限公司

    NEWS新聞

    最近正在折騰...
    Recently is to do ...

    專家支招破局專利侵權案件執行難

    UPTATED:2018/12/29 | 分類:行業動態

    作為共享充電行業內最早布局專利的企業,來電科技在北京、廣州等多地進行了維權,但并非一帆風順。2018年9月,廣州知識產權法院曾就來電科技起訴街電科技專利侵權,做出訴中禁令的裁定。11月22日,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作出二審判決,責令街電科技停止侵權行為,下架侵權產品并賠償來電科技200萬元。面對侵權判決,街電科技表示已對涉侵權的硬件設備進行了升級,并通過相關鑒定機構做出不侵權鑒定。來電科技CMO任牧稱:“目前沒有看到街電科技做出任何明確的執行行為。”
    無獨有偶,高通訴蘋果專利侵權案中,也面臨著同樣的問題。12月10日,福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訴中禁令裁定,禁止蘋果在中國進口、銷售和許諾銷售部分iPhone。蘋果公司則緊急對外發布了全新移動操作系統iOS 12.1.2版本,并回應稱,禁令只適用于運行在舊操作系統上的設備,最新使用iOS12版本的iPhone不受影響。據高通公司的委托訴訟代理人蔣洪義律師表示:“目前高通正在收集整理蘋果正在銷售、許諾銷售被禁型號iPhone的證據,希望法院盡快對蘋果在中國拒不履行生效禁令的違法行為采取法律規定的懲罰措施。”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肖建國坦誠,知識產權司法存在“兩輕兩重”之說,即重實體,輕程序;重審判,輕執行。而專利侵權禁令以及專利侵權判決中要求停止侵權行為,這類裁定文書的執行的問題尤為突出。
    肖建國分析,一方面, 這與現有法律制度及司法解釋的供給不足有關。對于專利侵權禁令,11月 26日,最高人民法院出臺了《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查知識產權與競爭糾紛行為保全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雖然該司法解釋極大緩解了知識產權行為保全案件的法律適用難題,但它仍然重在審判,不在執行。發布禁令后,該怎么執行,司法解釋仍然沒有做出回答,僅第15條規定,人民法院采取行為保全的方法和措施依照執行程序進行,但是民事訴訟法執行程序中恰恰對有關禁令問題沒有相應的規范性規定,仍然沒有從根本上解決問題。另一方面,在上述司法解釋出臺之前,各地法院在作出知識產權行為保全裁定時都是摸著石頭過河,缺少程序的規則,包括申請人提供什么證據,要不要詢問當事人,要不要進行聽證,如何進行復議等問題都沒有特別明確,這可能使得法院發出禁令帶有一定的盲目性,令對方當事人難以信服,從而加大了執行的難度。
    對此困境,如何破局呢?肖建國表示,即使對于禁令或停止侵權這類不作為裁定書的執行缺乏足夠的法律供給,但也并不表示就無所作為,或者無能為力。根據現有的法律規定,在法院頒發禁令后,如果申請人能證明被申請人繼續生產、銷售等,可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法院可采取罰款、拘留以及對被執行人的主要負責人采取限制高消費等措施。此外,刑法第313條也規定了拒不執行判決、裁定罪,對人民法院的判決、裁定有能力執行而拒不執行,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罰金。 目前,民事強制執行法已經納入到第十三屆全國人大的立法日程,據了解,最高人民法院已經委托專家來起草專家建議稿,并要求明年年底之前向其提交草案。
    北京航空航天大學法學院教授孫國瑞認為,從法院角度上來講,法院的執行部門在執行案件生效的判決上,應當有所創新。除了立法,還有司法解釋也可以破解被侵權人面臨的法律裁決執行難的問題。最高人民法院出臺了很多司法解釋來解釋法官在判決執行案件的時候怎么履行規定的義務,如果仍維權無果,還可以訴諸刑事責任。
    柳沈律師事務所合伙人陶鳳波表示,大部分知識產權案件判決的損害賠償,法院都可以在短期內執行。禁令判決作為特殊案例,要求企業“永遠停止制造、銷售、使用”,一定程度加大了執法難度。
    免费无码刺激性A片完整版